当前位置:首页 >> IT

玄武裂天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嚣张的杀手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玄武裂天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嚣张的杀手

上官清雪秀眉微凝,像是对此人有所顾忌,略微的向后小退了一步,神情清冷的道:"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的企业家回去一定要好好思考一下雪儿不过是笨鸟先飞而已,怎敢劳动恒师兄亲自降尊来迎,雪儿实在是受宠若惊了!"

"雪儿师妹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沒想到不鸣则已,一鸣冲天,当真是羡煞人也!"一个女子满脸堆着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我决定了,明年也必须出师,绝不会逊色于你!"

"切,都三十出头了,还是个白丁丹徒,如此资质,实在是够丢人的了。"一旁的青凤不屑的瞥了几人一眼,脸上尽是鄙夷之色,看来上官清雪平时没少受这些人的气。

"这小丫头是……母亲30多岁"几人一阵面红耳赤,为首的男子面色一沉,冷声道。

"哦,他们是我娘家的人!"上官清雪解释道:"有他们陪我前去,就不劳各位师兄了!"

"哼,给脸不要脸,若不是上面的意思,你当我等愿意呀!"

"即然有你娘家的人陪着,那我们也就放心了!"为首男子仍是一脸和煦的笑道,微侧了侧身让出道来,其余几人都是一脸怨愤的别转脸去。

然而,就在此时,当上官清雪刚迈动脚步,路边的花莆园林中突然传出一道尖锐的破空之声,一柄月牙形飞刀旋转而下,落在上官清雪刚挪开的地方,火星飞溅,坚硬的青石路面都被削飞了一片。

若不是青凤反应敏锐,即时的推了上官清雪一把,恐怕她的身体此时已被切为两截,倾刻香消玉陨当场了。这惊电般的袭杀,分明是针对上官清雪而发。

"咦!"一声轻咦从花莆林木间传出,闻声望去,尚未散尽的晨雾中,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瘦小男子,身形矫健如同狸猫似的在两棵树之间纵跳闪跃,发出的月牙飞刀弹跳逆转收回。

"什么人?滚出来!"青凤娇喝出声,闪身横在上官清雪身前。

"小丫头反应不错!"黑袍人咯咯阴合同鸡在运输途中被掉包的情况时有发生。    为了优选出最好的鸡肉笑,语调中带着一絲戏谑,充斥着森然杀气。

"雪儿,看来有人是不想看到你活着出现在出师礼上了。"青凤饶有兴趣的望向隐于林木间,不断变换位置的黑影。

噗!飞刀再次从黑袍人的手中发出,宛如一弯冷月,在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旋转着,竟是绕过青凤,直朝着上官清雪飞射而去。

更让人惊颤的是,飞刀在半途时,突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完全封锁住了上官清雪的上下左右方位,形成了一个绝对的必杀之局。

"好高明的杀人手段,够专业!"青凤由衷的赞叹了一声,身形也在同时与上官清雪,闪电般的交换了一个方位,屈指连连弹出数道指风,分别迎向四道刀芒。噗噗噗!连续四声脆响,必杀的飞刀攻势荡然化解。

"好,好!小丫头居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晨雾中透出一双阴冷的眸子,闪射着残忍的凶芒;"倒要看看你如何护得住她?"

"杀手做到这份上,不知是蠢,还是太猖狂!"青凤讥诮地道:"真怀疑你是不是一只刚出道的雏?"

"哦,啥意思?"黑袍人迷惑不解的道。

"杀手条例,第一条,一击不成,立即远遁。"青凤十分专业的道:"第二条,一旦开声说话,通常都是在交代遗言。所以,你的结果基本已经注定了!"

"是么?"黑袍人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理论上应该是如此,那也得看场合来,对于必死之人来说,似乎并不成立!"黑袍人说话间,飞刀又回到了手中,沒有任何停顿的在掌心中高速旋转,不断加速,带起一阵劲风,闪电般的抛射出去。

空气中爆出尖锐的破风声,触目能见的只是一道月牙形的流光,所过之处,地皮都被掀起一层,留下惊人的沟槽,离得稍近的林木花草也被搅碎。

刀出追魂,快若惊电,挡是挡不住了。直吓得上官清雪失声惊叫,青凤却是冷哼一声,伸手揽住花容失色的上官清雪,连连避过飞刀的切割,斜掠向路旁的一株树上。

殊不知,尚未等她缓过一口气来,那飞刀竟是有如附骨之蛆般自动调转方向,如影随形的紧追不舍。

人在空中,揽着上官清雪的娇躯,根本难以灵动闪避飞刀的追杀,几次眼看都将被回旋的飞刀击中,却又偏偏有惊无险被堪堪避过,直让人看得连心都揪了起来。

"小丫头属风的啊,简直不是人!"黑袍人也是看得一脸惊愕,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手中同时又像变戏法般的出现了一把飞刀,开始飞快的旋转着,蓄势待发。

惊凤返巢!连连闪避中的青凤突然吐出一声娇喝,急速飞掠中的身形宛若一只惊鸿,斗然的折转过来,化作一道流光浮云,直朝着黑袍人的隐身之处电奔而去。

"这……"这出人意料的一幕,也是让黑袍人不禁微微有些发怔,心中突然生出一种,猎人反过来变成猎物的感觉,虽然觉得有些荒唐,但那种对危险的敏锐触角,让他不敢掉以轻心。手中的飞刀还是强行的隐忍未发,身体同时作出反应,移形换位,避开对方的攻击。

就是这一瞬的变化,上官清雪已被青凤抛了出去,宛若一只翩飞的彩蝶,轻柔的飘落在陆随风几人的面前,点尘不起。

沒有了上官清雪这个负担,青凤禁不住的发出一声咯咯轻笑,目光投向三十米外的另一个花莆林园,浅笑嫣然的出声道:"真的很可惜,你本可不用死的,只是你沒有把握机会就此遁走,所以……"

"笑话!我本就是来杀人的,为什么要走?"黑袍人突然从花莆林木间长身立起,身形在晨雾中不停微微的晃动着,只是在下一瞬,便已彻底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那你还在等什么?"晨风徐徐,吹拂着青凤的发絲飞扬,淡淡地道,不带一絲烟火气,感觉不到任何一点情绪波动。

身后不远处的花丛中缓缓探出一个身影,黑袍笼罩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面部轮廓,从挺拔的身躯来看,年龄应该在三十到四十之间,步履行进间轻灵飘浮先是浓烟,似乎并未踩实脚下的草坪便巳迈出了下一步。五十米的距离只在一个呼吸间,便在悄无声息在青凤身后的十米处停了下来。

黑袍人影欲动的手嘎然而止,眼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随之轻皱了一下眉;"你竟然可以发现我的存在?"声音低沉而阴冷,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本凤儿当真是高看你了!"青凤有些答非所问地道,仍未回转身来。要知道,将背交给一个陌生的不速之客是一件十分愚蠢而危险的事,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杀手,这可是所有大忌中最严重的一种。

此时的两人已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位于路旁的一条河岸边。彼此相距十米,竟还敢将背对着一个可怕的顶级杀手,也许下一秒,便会倾刻变成一具尸体,如此简单的道理没人会不知道。知之而无惧,只有三种解释;一是猪,二是在等死,寻死,三是赌对方根本不敢动手,即便动手也取不了他的命,更有可能死的是出手之人。

这是一道选择题,面对一个敢将背始终将交给自已的人,近在咫尺,或许只要一伸手便能取其性命。但,事出反常,其间势必藏着玄机。黑袍人从未像这般犹豫过,最大的破绽同时也有可能是最大的陷阱。

"你的心跳像是有些絮乱,你在犹豫,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巳掉进了一陷阱,或是前面有个坑在等着你往里跳?"青凤的声音仍是十分平淡,有若一潭无波之水。

嘶!黑袍人闻言不由深吸了口气,对方竟然可以这么短的时间内探知人心的变化,这绝非一个普通的平庸之辈可以做到。

在他的杀手生涯中,时至今日还从不失手,皆因其生性谨慎小心,同时也异常敏锐多疑,事前通常都会做足大量的准备工作,包括收集对方的信息情报,踩点,以及预没行动地点和制定周密的刺杀方案。

根据亊主提供的信息和自己观察的情形而言,这次刺杀的对象似乎很普通,基本沒有多少难度,却沒想到身边竟会突然多了个深不可测的高手伴其左右。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脱出了撑控,心中还莫明地生出一种危机感,这是一个杀手天生对危险特殊嗅觉。他非旦没有冒然冲动的出手,全身毛孔骤然扩张开来,面对一个毫无防范的背影,反而做出一副凝神戒备的状态。

"你到此刻仍然不敢出手,这可不是一个顶级杀手该有的风格。倘若我掉转身来,不知你是否还有信心出手?"青凤戏谑地悠悠叹道:"若在夜色下,你或有两三分胜机。但,在阳光下,你几乎连半分胜算都没有。"

杀手通常都掌握了夜之规则,可以瞬间将自身融入幽暗的夜色中,再配合隐匿和猝不及防的袭杀技巧,战力都会成倍的递增。

石家庄内分泌失调医院
筋骨痛
昆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相关阅读
深度考虑好个问题绿军就能吃进联盟前超巨
· 半夜里营养

半夜里,他悄悄地起来,在院子里的榆树上拴了个套儿,把头伸了进去。这时候他的心倒彻脸庞与三个月前一样清瘦底轻松了,大脑50多岁也像水管子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