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猎宝第章唐三彩的来路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1次

猎宝 第94章 唐三彩的来路

“你这个朋友是个男孩子,妈妈多问几句也是应该的,毕竟涵涵你也是个大人了!”蒋蓉展现出的,是一脸慈爱。

“妈,你都乱说什么!”公孙涵更不高兴了,起身离开了客厅。

蒋蓉没有叫住她,却走出了客厅,来到了院子里,点了一支女士香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之后,自言自语道,“孙中原?原上雪?长得的确是有点儿像!”

蒋蓉一支烟没抽完,响了起来。

看了看号码,她又往边上走了几步,压低了声音,“事儿早就办妥了,你怎么才联系我?”

“蒋董,从南城离开,我正好到缅甸有点儿事儿,顺便把你的拦路虎给清了。本来,知道你要回别墅,我是想去你家一趟的。”

“你跟踪我?”蒋蓉柳眉微竖。

“有什么好跟踪的?你出钱,我办事儿而已。而且,我还多帮你办了一件。不过,我在你家门口看到了一个人,临时改变了主意,现在已经走了。”

“一个人?”蒋蓉面色一变,“你是说那个孙中原?”

“没错。没想到蒋董和他也认识,这个人的功力深不可测,的确是可用的人。不过我也提醒蒋总,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息,小心养虎为患!”

蒋蓉定了定神,“你误会了。他是我女儿的朋友,今天碰巧来家里。不过,你这么一说,莫非也认识他?”

“岂止是认识。在南城,我栽在他手里一次,盛华东的腿,就是那次被弄断的。他是星辰拍卖行董云帆的人。”

“对,我也是刚听说他在星辰拍卖行工作。”

“好了,蒋董,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的任务我都完成了,记得明天傍晚之前,把剩下一半的钱打到我卡里。”

“这个没问题,既然你还到缅甸出力了,我再给你加一笔,以后也少不了你的!”

“不!”对方沉声道,“从此以后,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钱也不用加。我多帮你摆平一件事儿,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公孙先生!当年公孙先生于我有大恩,可惜英年早逝。我报在你身上,就算了了一桩心事。”

“你这又何必?反正是赚钱,我又不会少给你。”

“我以前赚钱,都是干净利索,这次答应你接近盛华东,有点儿低三下四了,不过因为公孙先生,我可以的。而且,我已经准备找个地方养老了,不会再露面。正是南城一行,才让我有了个这个打算。”

“这?”蒋蓉面露无奈。

“既然和你通话了,最后再跟你说一句,不管戴九天想不想从你身上报仇,你的重点都有点儿偏了。戴九天就算给过盛华东什么东西,你知道与否,也不能改变你的命运。何况现在来看,不是。只不过他想拉拢个跑龙套的而已。你该严密关注的,应该是戴九天本人。”

不待蒋蓉答话,对方就挂了。

他,自然就是和孙中原交过手的“骆驼”。

蒋蓉有些烦躁,但思绪不由自主又转到孙中原身上。

这相宝局,原来就是他识破了高仿!只不过,这条消息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而且当时听到这个名字,名不见经传,她并没有太在意。

即便是今天,她也是听到孙中原在星辰拍卖行工作,才想了起来,但是自然不会当面问。结果,出身蓝蝎兵团的特种兵王,居然亲口承认曾在孙中原手下落败!

而这个孙中原,就这么巧进了自己家里!还和那个女人长得有点儿像!

蒋蓉拿着,在院中徘徊了十几分钟,随后拨通了一个,“小项,帮我查一个人!他叫孙中原······”

······

甚至要带着手电筒、干粮、行李卷一待就是好几天 小项,项顶红。这个名字有点儿不男不女,其实他长得就是有点儿不男不女。不过说到根儿上还是个男的,取向也很正常。

作为北斗集团董事长蒋蓉的特别助理,项顶红的主要工作不是在公司里,而是在江湖上。

接到的时候,项顶红正在利用今晚难得的休息时间,和一个比他高出半个头的洋马战斗,紧要关头,嘴里还喊出了“蓉儿”的名字。

蒋蓉这个只需动动手指动动脑筋女人,是他的老板,也是他的梦中情人。不过,现实中,他当然不敢有半分造次。

他刚喊完没多久,就响了。

“孙中原?”项顶红挂了之后,半靠在床头,点了一支烟,挥手让那洋马先去冲洗,自言自语道,“戴九天出来了,老板不先考虑这事儿,打听这么个小伙儿作甚?”

而这个时候,孙中原已经到了师母家门口。

李携英开门后一愣,“你们不是要在外面吃饭么?”

“师母,您不会吃完了吧?”孙中原一边换拖鞋一边问道。

“还没做呢!”

岳然听了,立即说道,“本来想在我朋友家里吃的,但是她妈妈回来了,原哥觉得不舒服,我也觉得别扭。没事儿,妈,原哥来了,让他做呗!你不是挺喜欢他做的地三鲜么?”

李携英拍了岳然一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正好,你也一起来做饭!”

三个人一起下厨,不过岳然也就是打打下手,很快弄了四菜一汤。

李携英问了问孙中原在拍卖行的情况,听说他“赚”了这么多钱,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中原啊,赚钱是好事儿,可不能掉在钱眼儿里。”

“放心吧师母,我不会乱来的。”

“原哥是不会乱来,赚了这么多钱,还租住在小阁楼里。”岳然插嘴,“因为房东是个美女嘛!”

“就你话多!”孙中原夹起一块茄子,塞到了岳然嘴里。

李携英笑了笑,“个人问题,确实也应该考虑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孙中原低头吃饭。

“对了,中原,有件事儿正好问问你。”李携英放下筷子,喝了口水,“最近我们总局接到一个举报,说南城有个东盛拍卖行,秋拍要上的拍品中有一组唐三彩仕女俑!上报东山省文物局说是民国出土广东韶钢64%铁精粉干基含税承兑到厂价在980元/吨;湖北大冶63%铁精粉干基含税出厂主流价格在元/吨;江西新余钢铁64%本地现金干基含税到厂在元/吨,如今海外回流的;但其实是不久前盗掘西北一处墓葬出来的东西。”

“东盛?”孙中原一听,心说盛华东和何涛可以啊,怪不得这么嚣张。

唐三彩虽然都是冥器,但是市场行情却很好。仕女俑,还是一组,那更难得了!唐三彩是清末民初才被发掘并命名,要想有合法来历,也只能是民国出土加上一个传承证明。不过,孙中原更相信东盛的唐三彩是从盗墓贼手里来的。

石家庄治疗阳痿多少钱
西宁好白癜风医院
呼和浩特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
相关阅读
海口国际商品展示交易中心开业成旅游购物新
· 月正是国庆中秋双节营养

小序:10月正是国庆中秋双节,天雨不断,孤单的住在简陋医院,心情很是忧郁。突然传来远方诗家浊者清也先生,快递寄来诗词集,心中大喜,跛着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