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

玄宇宙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想活了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玄宇宙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想活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想活了

听到惨呼的声音,雷炎抬头看去,那灯火阑珊处,一个雪白肌肤的裸女被挂在十字架上。从右肩到右大腿,一道血痕出现。

他心中一动,只能无声叹息,避过头去不看。

但紧跟着,又是一个啪的声音响起。他抬头看去,只见那蛇鞭出现在那女子的手中,一下接一下的甩在时幽的身上。

“杀了我!”

时幽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清白的女儿身数百人围观,脸上一阵火热,倒不是害羞,而是有种溃烂的疼痛。此刻吼出来的声音,也是极为嘶哑,两行清泪落下,若是原来的模样,倒是我见犹怜,可惜现在,那张脸如同罗刹一般,看一眼便觉得有些恶心。

“想死,没那么容易。时家二xiǎo姐,啧啧,从xiǎo定然是锦衣玉食的,受尽万人敬仰。可惜啊,靠的就是这好出身,还有这张脸蛋,没了这个,看看你倒是算什么。”

那破空阶的女子仰头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一挥长鞭,抽的空气啪的一声。

“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就这么押着这时幽二xiǎo姐回北月城,2013/11/27以激我军士气。”

“是!”

百来人齐声高呼,他们只是觉得可惜这张脸毁了,除此之外,到没有什么。

那雪白的**上,也是血肉模糊,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哪里会在意。

説完之后,那女子心中迟疑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看向时幽,道:“再送你一样好东西!”

只见这人手一扬,一层粉末飞出,散在时幽的身上。粉末呈粉红色,仅仅只限于那时幽的身上。

“啊!”

剧烈的疼痛从时幽的嘴里发出,她的身上,那些雪白的肌肤上,沾染了粉红色的粉末,立时出现了一个黑色斑diǎn。喜欢搞怪斑diǎn烙在她的身上,并不扩散,只是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个的xiǎodiǎn在上面蠕动着。

“嘶!”

下方一群人倒吸了一口气,看上去的目光之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畏惧。

“杀了我,杀了我!”

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打算,此刻又是承受了这种待遇,时幽疯了一般,哪里还有当初窈窕淑女的模样。

“杀了你,那不是太便宜你了!”

那女子冷笑一声,朝身边的两个次空级战士道:“你们不是很想要这时幽么,赏给你们了,想要怎么弄,随你们,留她一条命。我倒要看看,时家那些人,会不会来救她。”

“是!”

两人抱拳称是,随即看向那木桩上的时幽,披头散发的,脸上已经开始蜕皮了,血液化成一滴滴的粘液从她的脸上掉落。而她的身上,则是出现了一个有一个xiǎo黑diǎn,黑diǎn鼓了起来,里面似乎有什么在蠕动着。

他们身为那破空阶的手下,自然知道他们的统帅毒手黑蜘蛛的外号。

那一个有一个的xiǎo黑diǎn,那可是一个又一个的xiǎo蜘蛛。这些xiǎo蜘蛛在人的皮肤下不断地蠕动着,但又不会将人杀死,只是让他在痛苦之中渡过,是一种酷刑。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处境,让许多俘虏都开了口説出他们所要的。

这样的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子,他们哪里还看得上。他们看上的,是那倾国倾城的容貌,那未完全发育,却已极为诱人的身体。

如今这两样都被毁了,他们看向时幽“他做事低调的目光,已是厌恶的那种。

耳边听着时幽嘶哑的痛呼声,两人呆了xiǎo半个时辰,见自己的统帅离开那么久,又想起海上的那个陈别枝,心中又不由得动起了心思。他们对那陈别枝也有**,特别是想起那丰腴的身躯,互相看了看,然后命令手下看着。

他们两个,则是用去抓那时家之人的名头离开了。

留下来的是个九级战士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道:“我们可不能走了,统帅与两位大人离开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守在这里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担待不起。”

另一人苦笑了一下,道:“也只能这样了。”

“让他们都散了吧,留在这里看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浪费时间。都回去,守好你们的地方,一旦发生什么动静,立即来报。”

“是!”

下面百来人纷纷抱拳应是,然后飞走了,看那样子,确实不想在这里多待着了。

整个空地变得空荡荡的,只留下了一个隐藏在暗处,用风流掩盖自己的雷炎在下面。高台上,也只留下了那四个九级战士,外加一个声音嘶哑的时幽。

暗中的雷炎,看着那时幽,暗暗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闭目养神。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雨diǎn不大,但连绵不绝,应该会下很久的样子。月亮被挡住了,高台上的火焰,却依旧在燃烧着,没有被雨diǎn打湿。

大概过了一刻钟,他心想其余的人走的也该走远了,心中一动,是时候了,再拖下去説不定又会有什么人赶来。

土翼早已经循着他的命令,在远处打通了一个通道。

此刻的土翼,隐藏在千丈之外的地方,并没有距离太近。

觉得差不多了,他双目一睁,风流开始涌动,同时四周滴落的雨diǎn,也出现在他的心海之中。

唤雨决,他只是懂了一diǎn皮毛,但在下雨天,他还是能够发挥不xiǎo的威力的。

“好大的风啊,看来要下大雨了。”

高台上,一个九级战士感受着那狂暴的风流,如同无奈摇了摇头,道:“这苦差事。”

别的人现在或许在温暖的床上抱着个暖床的,他们却在这里看这个鬼一样的人,耳边的呼声变低了,也嘶哑了极为难听。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苦笑了一下,贪心啊!

如果不是想要分一杯羹,他们也不会过来,不过来,也就不会被分到这样的任务。

风越来越急促了,他们四人身强体壮的,到没有在意,只是风越来越大,大到他们已经有些看不清楚周边的人。

其做出表率。 5、完成领导临时交办的其他工作。 三、个人见意措施要求财务管理科学化中一人双目一睁,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的风流,好像哪里不对劲。雨diǎn被风带着,没有落地,不断的旋转着,密集的雨diǎn挡住了他们的视线。风,好像变得很诡异,因为他活了那么久,几百年的时间里,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风流。

“xiǎo心,有人搞鬼!”

回应这个人的,不是别的,正是一个惨叫的声音。

雷炎借助风流的掩护,冲到了一个紫夜族的身边,趁其不注意,蓄势而出的一刀劈了过去。

两万多钧的力量打出,那人匆忙之下挥剑相迎,却发现自己的动作无比的迟缓,风流阻挡了他的行动。长剑匆匆移到了他的身前,却被雷炎的一刀劈断,血刃一刀威力仍在,直接将那紫夜族斩成两半,然后精血被血刃吸走成了一具干尸。

杀了一个,雷炎并没有再去纠缠,因为杀这人,已经惊动了其余的三个。

要杀这三个人,到并非不行。只是,那样需要很多的时间,万一那破空阶强者赶来,他自己都不一定走得了。

想到这里,他扯下了这人的衣服,冲到时幽的身边,将她从木桩上放了下来,然后衣服一卷,包住了她的身体。

“走!”

人已经到手了,他的目的达到了,风流之中,那三个人艰难的冲过来。风流的阻力有限,哪里能够阻挡一个九级战士,仅仅只能够阻挡他们的一些速度。

能够操纵风的事,早就已经暴露了,他也就不再隐瞒了。而唤雨决,别人倒是不知道,他也不打算显露了,也就没有操纵这些雨diǎn来攻击。

时幽怔怔的看着他冲过来将她救下,然后抽身走人。

除了风流的漩涡,雨diǎn打湿了两人的身体,雷炎身上的血丝也隐入他的身体之中。后面传来了几个破空声,他微微一笑,拉开了距离,三个九级战士,还追不上他。

土翼从边上冲了出来,他一个跳跃,上了土翼的后背,这才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后面的三个紫夜族战士追了一段时间,却发现前面的土翼已经消失无踪了。在一个地方一个闪烁之后,连一个黑diǎn都消失无踪。

闪身进入了下面的森林之中,雷炎让土翼进入了它早就已经挖好的一个通道。进入之后,土翼还将其填实,这么一来,若非那紫夜族的人掘地三尺,否则难以发现他们的行踪。

到了这里面,土翼速度也慢了下来,带着雷炎与时幽前往另一个出口。

“时幽xiǎo姐,再坚持一下吧,很快就可脱离这里了。”

雷炎看了一眼时幽,见她紧闭双目,那原本倾国倾城的容貌,彻底毁了。这血肉模糊的脸,若非雷炎知道这是时幽,恐怕他也会相信,这就是那时幽。

“为什么救我!”

半晌,时幽开口,身上的那些xiǎo黑diǎn不断地蠕动着,如同万蚁噬身。

“我伤过你,难道你就不记恨我?”时幽见他有些怪异的看着自己,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就那么一个动作,也给她带来了无尽的疼痛。

“你与我都是人族,不救你难道还帮他们杀你?”雷炎摇了摇头,这时幽,估计是不想活了。

时幽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很惨很惨,两行泪珠留下,洗去她脸上的血渍,留下了那白嫩的肉。

[就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拉萨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昆明妇科治疗哪家好
郑州医院哪妇科好
相关阅读
第四届华中红木文化艺术节开幕价值近500
· 踏歌营养

1、踏歌:词牌名,调见《太平樵唱》词,又见《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等已经宣布撤出为今年6月在索契召开的八国峰会举行的预备会议。梅苑群贤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