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或许该说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失恋而已营养

时间:2021-01-16   浏览:2次

终究敌不过爱恋

文 一米阳光 栗染又失恋了,或许该说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失恋而已,在寒冷的12月底。

怎么着吧?我就说过,他只是想和你上chuang而已。

小我以为只有结了婚的两个人才会做ai。后来听寝室的人讲这些,好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连打掉孩子这种可怕的事竟也习以为常。也许社会的进步也体现在上吧,其实,我不是怕痛以为就在咫尺,也不是不愿意。而是当他趴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异常的呕心。

接过热饮,吸管被栗染咬的破碎不堪。楚洛脱下的黑色大衣,轻轻地裹在了她身上,这个在最后一刻推开男友,然后跳下床光脚奔跑出来的女汉子。

楚洛不知道的是,前些日子,栗染回了趟老家。分别给Y和Z打说出来聚聚,后来Y来了,带着的是新的陌生男子,Z做了妈妈,在家养胎。老家的城很小,但小城市的好就是走到哪儿也许都能遇见熟人,这对很久才回来一次的栗染无疑是种惊喜。她就是这样遇见了已有足足五年未见的C,和Y还有她的男朋友在城边的串串店里,那个时候的C毛躁的长辫子,黝黑的脸庞,还有中性的混搭,坐在栗染后面,她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只是今日,早已碎花长裙齐肩柔发的她让栗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听Y说一个月前,L也结婚了,栗染在异常惊讶中见到了因怀孕脚有些略微浮肿的她,公认的大美女,如今,未施胭脂苍白的脸,凌乱的发丝,微透的棉布裙,一双简易拖鞋,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而且嫁了一个曾经发誓怎么都不肯嫁与的男人。

她突然意识到,毋须很多年,只需比昨天更多的些许时日,和身边的人都可以变得面面目全非。也正是因为这种意识,令栗染变得害怕,未来的她可能没法自己去主宰,尤其是这种带着神秘面纱的东西。所以,她也才决定趁着年轻,去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疯狂一次。

她要去找季希。

这个暧昧多年都无准确结果的人。

栗染是坐上了去C城的车才给季希打的,否则以季希的性格听到她要来看他一定会说 随便你。 她怕,被他提早挫掉前去的勇气。

176左右的个子,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皮鞋,典型的工作状态里的人。

没人相信,这个被栗染喜欢了4年的男子,她其实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之前一直都是在上。

想象兴奋,反倒很想哭,当脑海迅速的闪过这4年来的点点滴滴。

和他一起来“青院附”与母体“青院”并无附属关系。接她的还有一个陌生男子,她在他的相册里看到过。走到面前将手里的包顺手递给他时,听见男子说: 哟,长的多乖的咋,可以啊。 言下之意就 是,季希觉得她长的一般,甚至是丑。

栗染有些不太高兴,坐在车后,一路无言。

10分钟后终于到达季希住的小区,她终于知道这个她曾猜想了无数次的他的房间究竟是怎样的,想了无数个夜晚的人是生活在怎样一个空间里,她使了命的呼吸着有他气息的大片空气。

放了一大包零食放在桌上,季希继续回去上班。

栗染呆在他住的房子里上,关掉了他调好温度的空调,她讨厌这种冬天将温度开的挑选最稳妥的理财方式很高的干热的感觉。

然后点开播放器,听着他每日重复的音乐,去衣柜里翻了一件他的衣服换上。开始收拾这凌乱的大屋子,烟头,臭袜子,还有堆了很久的锅碗。

中途的时候,偶遇和季希同住的一男子回来取东西,看到光着脚收拾屋子的栗染好奇的问道: 季希的女朋友? 你猜? 妹妹?不像,一来就收拾屋子应该是女朋友,xxx的女朋友每次来第一件事也是收拾屋子。你是不是叫王渃雅?就季希每晚打的那个? 不是。我叫栗染。 栗染埋头不再说话,男子似乎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识趣的闭上了嘴。

栗染这时才知道,原来,季希的身边还有个人叫王渃雅。

男子走后,栗染回到电脑前,点开,登陆栏显示保存密码。她在季希的大学同学一组里果然找到了王渃雅,聊天记录,空间,看完后,忍不住骂自己 傻x! 然后掏出打给了楚洛。

楚洛,我在季希这儿。

啊? 栗染不用想也知道楚洛的表情, 恨铁不成钢 还有想要捏死她。

他去上班了。我自己在屋子里。刚刚手贱登了他,然后又发现他和别的女生有一腿。我好想摔门就走,但是没有勇气。我觉得我自己好犯贱。 栗染知道,她这一走,以后就再也没有勇气了。

栗染!你要清楚,你现在不是他的女朋友!你并没有权利去阻止这些的发生。

凭,他想理我了,我就得理他。他不想理我了,就任我自生自灭!四年了。楚洛,能有几个四年!

四年里她什么都知道,他的每一次出轨抑或暧昧。

她只是在固执的等待着。

. 晚上7点半,季希下班回来。栗染关着门在房间里睡焖觉,直到季希敲了无数次门,打了无数次,怀疑她是不是不在里面或是出了什么事后准备破门而入时,她才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开了门。

下班啦?

下次别把门反锁了!走,出去吃饭。

好。 看着他一脸黑线的样子,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跟他出了门。

晚上的小吃街,行人很多。穿梭在这陌生的路与陌生的人之间,季希并没有过来牵住她的手,甚至没有转过头看她还在不在,155的她跟在176的他身后一路慢跑的走着,无数次想主动伸出手牵他的手,最后关头都缩了回来。

饭桌上,她把碗里不吃的肉夹到了季希碗里,不拒绝就是一种希望。

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楚洛发来消息 栗染,我知道,你在庆幸,季希到车站接你,带你去他住的地方,你要相信荷尔蒙旺盛的男性,他必有他的想法,为什么在络上他冷漠,但一见到你就又一样了。不要说因为你美,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想和你上chuang,换成是别的女的,季希也一定会去。你不要傻!

其实,栗染都知道,从她决定踏上火车来找季希的那一刻开始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以后不会在一起。她只是想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人。

如此义无反顾。

凌晨1点,栗染实在熬不住了,自己去卧室躺在了床上,看着季希进来拿枕头准备去沙发上睡,她叫住了他,说一起睡吧,客厅蚊子多。

躺下后,季希问, 睡着了吗? 嗯,马上睡着了,今天坐车好累。 她其实是临场胆怯了,因为她听见了他加重的气息声。

半个小时候后,季希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了她,她在安稳中睡去。又在不安份的抚摸中醒来,她知道要发生什么,紧紧的闭着眼睛,害羞的不肯睁开,原来他和别的男子并没有什么不同,栗染失望了。

看着他为了看的更清楚,伸手拿放在床边的眼镜准备戴上,她竟然有了呕心的感觉,然后一把推开了欲望中的季希,跳下床跑了出去。

栗染一个人跑出小区,,挎包什么都没有拿。只得打车到最近的派出所,说包包掉了,警察毫不犹豫的给了车费,并把借给他打给家里人。

楚洛,我在这边的派出所。

等我5分钟。 楚洛打断了栗染的大段解释。

姑娘,你哭什么?是不是家人有事现在来不了?没关系。我们马上联系你们那边的派出所,来接你回去。

不是。他们马上来。

她以为季希会追出来,结果不远千里追来的还是楚洛。 楚洛接到她的时候,栗染已经在长凳子上睡着,身上搭了一件厚厚的警服,缩成一团,光着的脚被冻的通红。楚洛问值班人员要来了一盆热水,开始给她烫脚。

啊?来了?

再不来就晚了!不听老人言吧?醒了就自己烫脚。我去看看外面有没有卖鞋的。 看着暗恋自己多年不仅无果还得帮自己追季希,不成功还得收拾烂摊子的楚洛站起来走了出去,栗染在后面再次红了眼。

在24小时营业的超市里,楚洛总算买到了一双加绒的拖鞋。

楚洛,谢谢你!

滚!

她分明看到了他心疼的泛红的眼。

与警察道谢之后,栗染赶紧缩进了楚洛的车里。

空调!阿嚏!

从后备箱拿出一床毛毯扔给栗染后,楚洛打开了空调。

你怎么来了?

想来看你失恋!

楚洛一脸坏笑。

给我。

预算监督是该做的事

季希,我是栗染,你那里地址是多少?我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淮安路57号。 说完,季希满不在意的挂了,他就知道,栗染肯定会回来的,毕竟她的满满的只是他,而他却不是,也不可能是。

看着睡眼朦胧的季希,栗染突然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他这种没心没肺的人的。

你做什么? 看着收拾东西的栗染,季希有些发懵。

和你看到的一样。回城。

不要后悔!

这么多年,他觉得,对她,他再了解不过。

后悔你个王八! 后上楼的楚洛一拳打在站在门口的季希脸上,拉着栗染走了出去。

季希,再见!

还看什么看?一个王八有什么好看的。 楚洛用力的转过栗染那一步三回头的脑袋。

谁的青春没有喜欢过几个王八!王八都有龟纹,我也总得有吧!

尽管这回忆和计划相差甚远。

南京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济南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
天津白癜风好医院
相关阅读
安华瓷砖模拟大自然瓷砖随性的家让心减压
· 功夫少林伏魔套装怎么获得伏魔套装属性加成.源泉

功夫少林伏魔套装怎么获得?伏魔套装属性加成怎么样? 功夫少林套装有哪些?功夫少林套装全介绍功夫少林瑶月套装怎么获得?瑶月套装属性加成怎么...

友情链接